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线上考试老大哥在看着你

2019-03-03 16:58:47

欣欣向荣的教育创造出一个几年前还不存在的新职业:远程监考。成立于2009年的ProctorU是一家快速成长的创业公司,公司有100多个远程监考人员。他们坐在阿拉巴马州胡佛市或加州利弗莫尔市的办公室中,利用摄像头和屏幕共享软件观察任何一个地方正在考试或完成线上作业的学生。监考们看着学生在计算机上工作,防止他们作弊。这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但却是扩大教育的关键。在过去的一年中,几个大学,包括哈佛、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已经开始向所有感兴趣的人提供免费的大学课程。在吸引了数以十万计学生以后,这些“大规模开放式课程(MOOCs)”正全力解决一个问题:如何知道哪些学生完成课程并通过考试。做到这点很重要,因为向学生提供“有证书”的结果和课程结业证书可能是保证MOOCs财政持续的关键。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的数字教育合作伙伴EdX认为可以向学生收取约100美元的费用,如果他们希望获得官方结课证书的话。其他的MOOC希望把他们的学生和招聘者及雇主联系起来,并以此盈利。带着这种想法,edX, Coursera和 Udacity 正和教育出版商培生(Pearson)合作,让络课程的学生在培生管理的测试中心参加考试。超过100个国家有这样的测试中心。但测试中心即使分布得如此广泛,也不足以满足每个未来学生的需要。尽管ProctorU也可以在传统课堂里被用来监考,超过两百个大学和技术学校雇用ProctorU来管理学生们在计算机上进行的考试。ProctorU公司的CEO唐•卡斯纳(Don Kassner)说:“现在几乎每门课都有线上的部分。而且有些学校意识到把一门课中的350个学生组织安排到一场期末考试里很困难。”ProctorU雇用的很多监考人员本身就是学生。他们的薪水比工资每小时要高75美分(也就是说,在加州的时薪是8.75美元,

线上考试老大哥在看着你

在阿拉巴马州的时薪是8美元),在90天的评估期结束以后时薪还会再涨1美元。每个监考人员同时多照看5到6个学生,回答他们的问题。所以卡斯纳表示他设法雇用能多线工作的人,比如电子游戏发烧友或是有过餐馆工作经验的人。富兰克林•海斯(Franklin Hayes)自2011年以来一直为公司做监考工作,还兼任了公司的传媒联络官。他说,监考工作提供了一扇通向世界的窗口。除了为宿舍和公寓中的大学生们监考之外,他还为阿富汗的士兵和希望通过铺路证书课程的人监考。有一次,一位警官在他的警车上用笔记本登陆并参加了职业证书测试。监考人员还必须应付人格侮辱或更糟糕的情况。有些考试者总忍不住向视频会议那一端的监考人暴露自己的身体。卡斯纳说,“我们训练监考人,‘你会看到你不想看到的东西。’”也许是因为监考与学生的比例甚至比传统的大学课堂还高,所以作弊现象相对来说并不常见。如果监考发现不恰当的行为,会向学生所在的学校递交一份“事件报告”。不恰当的行为包括可疑地断,有人走进学生的房间,或是偷窥教科书。卡斯纳说,大约每1000次考试只有7次出现需要事件报告的情况。有些时候,监考需要提醒学生不能用谷歌进行搜索。考生需要在考前与监考人员交流,但是可以在考试期间把视频会议窗口小化,这样他们就不会觉得一直被盯着。当看不见监考人的时候,学生常常忘记他们并在浏览器上打开一个新的标签页。通过考生必须在他们计算机上打开的屏幕共享软件,监考人员可以看到这一切。“我们会进行干预并说‘请把标签页关掉,’”海斯说。“大部分时候大家很友好,他们会关掉标签页。原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