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我的AR女神 第120章 困境

2019年10月10日 栏目:养生

我的AR女神 第120章 困境田宝珠现在吓得想哭。前两天她还在洋洋得意,自己能够跟在陈娇身后捡些好处。却不知这些好处,都要付出多大的代

我的AR女神 第120章 困境

田宝珠现在吓得想哭。前两天她还在洋洋得意,自己能够跟在陈娇身后捡些好处。却不知这些好处,都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她只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祈祷着东窗事发的日子永远不要来的。除此以外,她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如果让父亲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打断她的双腿。

着急得想要哭的,也并不只有田宝珠。于震也想把自己藏起来,可是不成。一听说工地发生了事故,伤员已送往医院,但目前生死不明。自己的父亲就脸色苍白瘫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于震连忙拨打了急救,把父亲送往医院。他在家里东翻西翻,找出父亲藏的存折。拿着钱就去了医院,不管怎样,先要把伤者的医药费付了。

但他很快发现家中的这些存款,在缴纳伤者和父亲的住院费用之后,已经所剩无己了。

而受伤的工人并没有苏醒,家属更是围着他哭喊着要说法。他只能以借钱为由逃出了医院。出了医院之后,他又感到一阵迷茫,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于震知道这次的事故,需要一大笔钱来解决问题。可他现在又能向谁借钱呢?亲戚朋友,因为自己父亲的关系,几年来也没了联系。

这几年来,因为公司经营不善,还要不时的为田宝珠买单。家里原本并不丰厚的家底,也被掏得见了底。

他不想找田宝珠借钱,自己家虽然为她花了不少,但上次田宝珠也给他们,介绍了这个工程。双方也就算是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

于震知道,田宝珠平时零花钱很少,她父亲管她很严。如果她想要什么品,也都是从自己这边抠过去的。那些东西即使转卖出去,也远远不抵当初的价值。

但他的脚步习惯性的,还是来到了金元别墅。这里,他陪田宝珠来过不少次。保安并没有难为他,直接放行。

想到近几次来这里,都是为了讨好田宝珠的闺蜜陈娇。对了,他怎么会把这个人忘了。

那几次和她们一起逛街,陈娇的花费也是他刷的卡。算来也有几万块呢。

陈娇的身份,田宝珠并没有隐瞒他。有这么一个值得炫耀的闺蜜,当然要让于震认识。

现在于震终于想到,从哪里能够先借到钱。陈娇是陈副市长的女儿,又是田宝珠铁杆儿的闺蜜,不说把自己之前,为她付款的几万块还给自己,没准还能借给自己一些周转资金。

怀着这样的心情,于震按响了陈家别墅的门铃。门禁的对讲机中,传来陈家佣人的声音:“请问你找谁?”

“我,我是于震。是田宝珠的男朋友。”说到男朋友,于震还有些心虚,“我来找陈娇,她在家吗?”

“请你稍等一下。”佣人上楼,询问陈娇意见。今天这位大小姐心情不好,他小心一些。如果贸然让这个人进来,万一大小姐不开心,自己的工作也就保不住了。

隔着门禁的话筒,于震都能听到陈娇在别墅内震天的喊声:“让他滚,现在来找我干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不用等佣人的回答,于震就离开了陈家别墅的门口。

他现在脑中木木的,什么也不想思考。只是漫无目的机械的走着。直到走到一处安静的墙边,他才停了下来。

于震靠着围墙,慢慢的坐在了地上

,头靠在膝盖上,双手抱着肩膀,蜷缩起身体。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做些什么。

病床上还在呻吟的老父亲,走廊里那些群情激奋的工人家属,都让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灌了铅,根本无法移动一丝一毫。

所以当宫健下班回家,开车经过自家别墅围墙时,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是一个抱成一团的年轻人,还在不停的向周围的空气中,散发出阵阵的负面情绪。

他觉得有些好奇,这是谁?怎么坐在自己家外墙处。他经历了什么?居然能散发出这么多负能量。几乎可以肉眼看到,他周围的空气都变成了一团黑雾。

宫健停好车之后,漫步来到那个人跟前。“兄弟,怎么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眼前的人慢慢的才有了反应,他抬起头露出他那苍白的脸庞。原本年轻的面容,现在是一片暗沉。眼神迷茫,完全没有认出眼前的宫健。

宫健却一下子认出了他,“于震,是你啊,你怎么会坐在这里?”于震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眼珠这才慢慢转动了起来。他望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理智慢慢回笼。

当他认出宫健的时候,首先感到的就是羞愧难当。这不正是被自家用不正当手段,抢了工程的那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吗?

于震的眼神有些躲闪,挣扎着想站起来离开这里。但因为他保持那个动作太久了。他挣扎了好几下,却根本没能让自己站起来。

宫健看出他的不好意思,之前发生的事情,和这个年轻人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但现在,他明显把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自己算不上宽厚的肩膀上。

宫健走过去,拍了拍于震的肩膀,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怎么坐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说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帮帮你。”

他稳定缓慢的话语,安抚了些于震紧张羞愧的心情。他嘴里嗫嚅道:“没,没有。没有困难。”说完又把头深深的垂了下去。

看来这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还是放不开。宫健也能理解他这种心情。他故意叹了口气,感觉到身边于震的身子一颤。这年轻人的胆子,实在是太小了。

为了不吓到他,宫健连忙开口说话:“我和陈娇在高中时候,是男女朋友。但后来我家中出了变故,我们也就分手了。”

于震听到宫健的话,不自然的被吸引,慢慢的从自己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只听宫健用低沉的嗓音,继续的缓缓叙述着自己的故事。

四川治疗牛皮癣医院
黑龙江哪个医院做妇科好
昆明治疗妇科病哪里医院
上饶哪家医院专业治疗男性前列腺炎
河南有牛皮癣医院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