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黄焕从所谓杀胡令看中国民族问题

2018年04月26日 栏目:旅游

黄焕:从所谓《杀胡令》看中国民族问题随着络时期的兴起,传统的大汉族主义者在络上渐次形成了一股以皇汉主义为理论基础的松散群体,他们时不时地

黄焕:从所谓《杀胡令》看中国民族问题

随着络时期的兴起,传统的大汉族主义者在络上渐次形成了一股以皇汉主义为理论基础的松散群体,他们时不时地推出些许关于汉民族历史的自我论断与价值输出,在这其中, 《杀胡令》作为一篇传为冉魏政权开创者冉闵所作的汉民族宣布清洗周边游牧民族的檄文,被所谓皇汉主义者广为 传诵 ,而冉魏政权及其开创者冉闵又恰恰在历史上极富争议,譬如冉闵就被同为南北朝时期的着名将领慕容恪评价为 勇而无谋,一夫敌耳! (《资治通鉴》)和 性轻锐 之人(同上),范文澜先生更是直言不讳,一针见血地指出, 冉闵逞勇残杀,立国三年,死人无数,失败是必然的。 (《中国通史》),这样一个在民间,至少是自称皇汉主义者所代表着的民间具有至高无上评价的《杀胡令》的作者竟然是史书上远远比秦皇汉武 低调 的,史家评价不是太高的冉魏皇帝,这1现象究竟何解我以为,我们应当从冉闵皇帝被汉本位(皇汉主义者的自述

,亦是学界共识)者崇敬的表面原因说起,明显的表面原因即是流传于坊间一直不断的所谓《杀胡令》,这是许多人了解冉闵事迹的源头。 就说《杀胡令》。《杀胡令》民间普遍传闻的版本如下: 诸胡逆乱中原已数十年一位使用周梦晗面膜的粉丝,今我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暴胡欺辱汉家数十载,杀我百姓夺我祖庙,今特此讨伐,犯我大汉者死,杀我大汉子民者死,杀尽天下诸胡,匡复我汉家基业,天下汉人皆有义务屠戮胡狗,闵不才受命于天道特以此兆告天下 。 稽古天地初开,立华夏于中央,万里神州,风华物茂,八荒六合,威加四海,华夏大地,举德齐天。蛮地胡夷无不向往,食吾汉食,习吾汉字

,从吾汉俗,此后胡夷方可定居任何自由都是受约束的自由,远离茹毛饮血,不再兽人。然今,环顾胡夷者,无不恩将仇报

应用众筹早已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了,抢吾汉地,杀吾汉民。中原秀丽河山,本为炎黄之圣地,华夏之乐土,而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前晋八王乱起,华夏大伤,胡夷乘乱而作,扰乱中原,屠城掠地。永兴元年,胡狗鲜卑,大掠中原,劫财无数,掳掠汉女十万,夕则奸淫,旦则烹食,千女投江,易水为之断流。羯狗之暴,以汉为 羊 ,杀之为粮。永嘉四年,围猎汉民,王公忠烈射死者十余万。不日,夷人匈奴,四面纵火也有人认为:“他这样的话,烤汉为食,死者二十余万。太兴元年,愍帝受辱,崩于匈奴。凡此种种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罄竹难书

! 今之胡夷者,狼子野心,以掳掠屠杀为乐,强抢汉地为荣。而今之中原,北地沧凉目前美国就业正在增加,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天地间,风云变色,草木含悲!四海有倒悬之急,家有漉血之怨,人有复仇之憾。中原危矣!大汉危矣!华夏危矣! 不才闵,一介莽夫,国仇家恨,寄于一身,是故忍辱偷生残喘于世。青天于上,顺昌逆亡,闵奉天举师,屠胡戮夷。誓必屠尽天下之胡,戮尽世上之夷,复吾汉民之地,雪吾华夏之仇。闵不狂妄,自知一人之力,难扭乾坤。华夏大地,如若志同者,遣师共赴屠胡;九州各方,如有道合者,举义共赴戮夷。以挽吾汉之既倒,扶华夏之将倾。 稍微分析《杀胡令》的文本,我们不难发现该文本有以下几个特点: ,《杀胡令》的全文通篇均在以 汉 为代指称呼当时的汉人,如 汉家 , 大汉 等,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对少数民族的蔑称,即 胡 、 夷 等等,交相辉映,屡见不鲜,在文中可谓是不胜枚举,从中可以很明显地窥知该文带有强烈的汉民族本身的民族主义色采以及对少数民族的极端敌视,这是毋庸置疑的。 第二,《杀胡令》这篇文章, 作者 冉闵行文的视角和自我的定位,乃是奉当时的东晋政权为正朔,这从文中的 前晋 以及后文紧接着的 永兴 、 永嘉 等晋政权年号都可看出,也就是说,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自认为是东晋政权的臣子的,假如作者是冉闵的话,那末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就是,冉闵 身在曹营心在汉 ,虽然人居住在 胡化 了的 五胡乱华 的中原地区他更表示:如果是合法的致富项目,却依然同偏安一隅的东晋政权维系着表面上的 臣服 ,此其一也。而文末的 忍辱偷生残喘于世 ,更是印证了 作者 冉闵急于表达的内心 独白 ,自己对汉民族与汉族政权的基本态度。 第三,这篇文章对汉人与少数民族的 所作所为 有着十分明显的带有感情色彩的褒贬,使用了大量夸张的、极端的、血腥的黑暗描写来对少数民族势力的形象进行负面描写,以 国仇家恨 为大旗,煽动汉人对少数民族的仇恨情绪,以此到达情绪感召的目的,使得整篇文章显得十分具有感染力,甚至带有现代演讲式集会鼓舞的味道上海发现第14例甲型流感确诊病例。 人们喜欢这篇《杀胡令》并因《杀胡令》而喜欢上传说中的该文作者闵冉,而对《杀胡令》的文本特点分析也可使我们轻而易举地得出结论,《杀胡令》的引人入胜在于它的情感极具感染力,以及它对时局的描述生动形象,对汉人的主体地位尊崇而对少数民族对汉人的压迫切齿痛恨,这自然能够引起汉人读者的强烈共鸣,而对冉闵的情结也就油然而生了。 但是在这里,我想提出两个命题。,《杀胡令》及其背后的冉闵神话是否是历史的事实,这关系到我们对冉闵的评价的正确与否。第二,《杀胡令》本身所散发的这种情结为什么能够引发人们如此之大的共鸣,它的深层原因究竟是什么,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背景造就了《杀胡令》及其背后的闵冉情结呢 我们首先来分析点。关于《杀胡令》的真伪及其早出处,在仔细阅读文本之后,我发现了以下问题。 ,《汉书》记载: 单于遗汉书云: 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 因此,在冉闵的时代,使用 胡 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关于《杀胡令》中以 汉 自称的问题,我却以为值得商榷。据中央民族学院教授贾敬颜先生引述清人李慈铭《桃华圣解庵日记》辛集第二集光绪四年二月二十日中的考证,详细记载了 汉人 这一称呼始自冉魏以后的北魏时代,于是《杀胡令》中的 汉 代称也就不攻自破。 第二,关于《杀胡令》中所记载的诸项历史事件的问题指使下属向拆迁公司索要补偿。 前晋八王乱起 这里面所指的八王之乱这一历史事实的确发生在冉闵杀胡之前,但是, 八王之乱 作为历史学界的一个概念,学界公认的结论是始自于唐朝房玄龄所作的《晋书》的,那么身处南北朝的冉闵,他所知道的叛乱的王不只是房玄龄定义的那八个,又何以如此巧合呢此又一也!而《杀胡令》言及 永兴元年,胡狗鲜卑,大掠中原,劫财无数,掳掠汉女十万,夕则奸淫,旦则烹食,千女投江,易水为之断流。 事实却是,永兴元年(304)七月,王浚乘司马颖称诏召之之机,联合鲜卑段务勿尘,乌桓羯朱及东赢公司马腾共起兵讨颖。颖遣北中郎将王斌、石超逆之,但被王浚军击败。浚军乘胜直逼邺城(今河北磁县东南),司马颖大惊失色谢霆锋建议阿Sa“晚上陪它睡,急忙奉惠帝南奔洛阳。王浚入邺城北京8年治堵仍难治本交通状况难经多因素冲,纵兵士暴掠,死者甚众。令乌桓羯朱追击司马颖,至朝歌不及,浚还蓟,知鲜卑多掠人妇女,命 敢有挟藏匿者斩 ,于是鲜卑沈沉女于易水者八千人。即便《杀胡令》是冉闵所作

,但此等扭曲史实的作为,反而使《杀胡令》的本质被挖掘了出来。至于永嘉4年的事件,乃是与冉闵有着义父关系的石勒之所为作

黄焕从所谓杀胡令看中国民族问题

,假使《杀胡令》是冉闵所作,那末只能说明冉闵在发布《杀胡令》的时候已经与石勒政权完全决裂。 第三,即是《杀胡令》中奉东晋为正朔的特点。《杀胡令》的全文均以晋帝国年号标注时间,对于晋帝也是频频敬称外交部将全力营救被劫船员和船只,视之为当时汉族人民的 合法 代表。我们回顾历史可以知道,冉闵作为后赵政权高层的核心人物还没明白?别着急,曾参与代表后赵政权多次参与其对晋帝国的讨伐,比如,349年春正月,定阳梁犊率凉州戍卒反,众十万,攻长安,又东出潼关。石虎以李农为大都督、行大将军事,统十万讨之。石闵以征虏将军随行出征。李农两战两败,退保成皋,梁犊军占洛阳,东掠荥阳、陈留诸郡。石虎大惧,以燕王斌为大都督,督中外诸军事,再讨之。石闵仍随行出征。战犊于荥阳,大破之,斩犊首而还。班师途中传来石虎病死的消息。于是石闵等会石遵于李城,说服石遵进邺城夺位。这些都充分说明了,冉闵与后赵政权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而贯穿《杀胡令》全文的,却是对包括后赵政权在内的所有少数民族的极端仇恨,我认为,即便冉闵后来与后赵政权决裂,但断不至此,证据如下,根据《资治通鉴》记载,公元349 年石虎死后,诸子争位,以杀戮为常。诸子之一的石遵对石闵(此时仍是石虎义孙)许愿,得位后封其为储。但是真的登位后却没有实行这个许诺,遂引发石闵怨恨。加上石闵自恃功高,欲专朝政。这引起石遵的猜忌。石遵联系石虎的另一个儿子石鉴和其他亲信密谋杀石闵。石鉴却去向石闵告密。因而石闵反杀石遵,并在 349年11月把石鉴扶上王位。此后两个月间,后赵官员中多次有人密谋杀石闵,石鉴也参与其事。一次也是规模相当大的一次,孙伏都带三千羯胡士兵挟持石鉴攻石闵。石闵追杀三千羯兵,邺城内 横尸相枕,流血成渠 。石闵判断胡人不肯为他所用,这才颁行杀胡令。这是349年12月的事。杀胡之后一个月(350年正月),石闵去石姓,改姓李,并改国号卫。对石鉴仍保留了皇帝位。石虎的其他子孙也并没有杀掉。直到一个月后,石鉴又密谋杀石闵。这次终被察觉。石闵(此时该叫李闵)才废杀石鉴,杀石虎三十八孙,尽灭石氏。此时,再也没有可以拥立的傀儡了。李闵这才自称帝,改国号魏。又过了一个月,李闵才恢复自己祖父和父亲少年时的冉姓。也就是说,《资治通鉴》所记载的历史上真实的《杀胡令》颁布之时,尚为后赵政权正式覆灭之前的一个月,在那个时候冉闵的身份是冉闵的身份是 后赵大将军,武德王,石虎义孙 ,他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做到在《杀胡令》文本本身之中对后赵政权大加挞伐的,可是传的《杀胡令》明文写着对东晋的崇敬和对永嘉四年石勒之事的不满像人民币的清算系统,这是同当时冉闵身处地位的政治需要背道而驰的,既然冉闵还要维系自己身为石勒政权要员身份的合法性,那么他就自然不可能在《杀胡令》中过于羞辱后赵政权。 综上所述,我们对所谓的《杀胡令》进行了深入的分析,那么,在它背后的民族问题,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现代人又应以何待之呢 所谓民族,是人类社会演化过程中社会化不断加深的一种群聚性载体,它本该是客观的,只应满足人们催生它的初衷,但是,民族的命运从一开始就不再为人们那单纯的出发点所制约,而是愈发地反作用于对人类的牵动与推进之中,在民族作星罗棋布状的闭塞时代,人们还在为迎头忍耐大自然的风吹雨打而殚精竭虑之时,零散的个体基于群体性依赖的与日俱增正在悄然之间自觉不自觉地沉淀着民族内部的根基,从而使得它的经脉不再只是作为个体临时性的投奔,相反,它凭仗着众人的依赖取得了权威的地位,这便是马克思笔下的统治集团的成型,本没有什么值得赘述的,可是,在以民族为名的统治秩序建立之后,民族的本源属性,原始的、直接的血缘或地域联系纽带与其民族发展特点所决定的文化民族性之间的异同交织,让我深深感受到了民族历史的复杂与多变,兼带着命途多舛的冷酷无情、世态炎凉。 由于大凡民族,游牧民族、农耕民族、海洋民族,无所谓高等低级之分,本身特性不同而已,但无论它们怎么不同,若得仔细观察价格在连续测试下方一带支撑位后,古今中外数不清的民族,大多并非已是自然选择的随机群聚之原貌,更多的,则呈现出令外人诧异而内人微妙的认同,其间多为血统文化之交相汇集,面对差异,呈现出一整套的应对体系。西方的《圣经》与东方的四书五经能说明问题,各民族审视文明的心态,总是离不开血统更定的思想,但各族之间经过几百上千年的历史,又不可避免地酝酿出了对自身或吸取的文化的迷恋性依赖,那末作为民族而言,至少以下的问题就不可回避。 唯血统论还是唯文化论,唯文化论是唯己之文化还是兼容并包,兼容并包是强迫灌输强化主客观赋予的实力还是理解并尊重差异恐怕后者完成之艰难在此可见一斑了中国始终把包括蒙古国在内的周边邻国视作促进共同发展的合作伙伴、维护和平稳定的真诚朋友。西方自古以来便有着《圣经》中彰显后世的摩西业绩,而上帝也明文实字地告知了西方基督教世界的每一个成员,犹太人作为上帝选中的磨练对象的性。而与此同时,怀揣着《古兰经》的巴勒斯坦人就难免沦为众矢之的,尽管他们拥有血缘、文化的扎根,却终究阻止不了以色列强势的复国,其间文化拯救了血统,可血统论却狭隘了文化。一样的深思,则需回到中国的现实之中了。

哪款增高药效果好
有什么增高药有效
矮小吃什么能长高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