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自取其辱國民政府觀察外蒙獨立公民投票真相

2019年05月31日 栏目:旅游

支气管炎咳嗽怎么办支气管痒咳嗽怎么办慢性支气管炎怎么治  抗日战争胜利前,美国军方预计,如果美军投入一收复中国战场和攻占日本本土的作战,伤亡
支气管炎咳嗽怎么办
支气管痒咳嗽怎么办
慢性支气管炎怎么治

  抗日战争胜利前,美国军方预计,如果美军投入一收复中国战场和攻占日本本土的作战,伤亡人数将会超过万。为了避免美国人的栖牲,美国一方面决定采取空中轰炸的方式,同时希望苏联能够迅速出兵,击败日本陆军的主力-关东军。于是,1945年2月,美、英、苏三国首脑在苏联克里米亚半岛的稚尔塔举行会议,月日由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联名签署了《雅尔塔协定》。

  后面內容更精彩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美苏牺牲中国利益

  这份协定是瞒着中国政府私下订立的,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遭到了破坏。在美国政府的坚持下,蒋介石和国民政府终同意雅尔塔协定中有关外蒙古、旅顺、大连和中东铁路的安排。1945年6月30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和外交部长王世杰一行由德黑兰飞抵莫斯科,就订立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其相关事宜同斯大林、莫洛托夫等举行会谈。经过艰难的谈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终于8月14日在莫斯科签仃,24日由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和国防会议批准通过。

  该条约有关外蒙古内容如下:

  中国政府声明,日本战效后,外蒙如依公民投票,证实其独立愿望,中国当承认外蒙之独立。苏联声明,苏方将尊重外蒙之政治独立与领土完整。

  莫洛托夫在写给王世杰的照会中指出,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关于中蒙边界,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

  外蒙古政府就独立公民投票所作的准备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订立后,蒋介石曾于同年9月约见苏联驻华大使彼得洛夫,指出蒙古政府应在短期内举行公民投票,并由中国政府派代表观察。9月19日,苏联外交部向中国驻苏联大使傅秉常转交了外蒙古政府总理兼外交部长乔巴拉桑就独立举行公民投票致苏联的信函副本。

  乔巴拉桑在这封信函中请苏联政府将下列几点通知中国政府

  1、蒙古人民多年来为本身的独立奋斗,1921年就根据民主基础组成独立国家蒙古人民为保卫其革命成就,对日本帝国主义一再予以武力抵抗。在这种情况下,向蒙古人民询问其愿意独立否,系属多余。

  2、惟顾及1945年8月14日蒙古政府致苏联政府照会中所表示之愿望,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同意举行公民投票,律重向全世界表示蒙古人民独立之意志与愿望。公民投票将于1945年10月10日至20日间举行。

  3、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同意中国政府派代表参观公民投票,但不得千涉公民投票实施程序。惟此项手续太繁,无法派出政府代表团于1945年10月10日赴重庆向中国政府说明公民投票之结果。

  4、如中国政府愿直接自蒙古人民共和国代表得知公民投票结果,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当于本年11月初派代表赴重庆说明投票之结果。

  10月10日,蒙古人民共和国人民委员会主席团就关于进行人民投票公决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问题作出9项决定国民投票公决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问题10月20日在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土内各地同时举行凡有选举权的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公民皆可参加投票所有地方行政机关根据中央委员会的委托监视投票,应在完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在投票中任何强迫蒙古人民共和国介民的事实,都认为是破坏蒙古人民共和国宪法,而应依法受严厉的处治等等。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国民政府派代表赴外蒙古观察公民投票

  1945年10月9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11次会议和国防委员会常务会议第172次会议联席会议通过了派遣代表团观察外蒙公民投票,并决定:(1)外蒙边界问题不必在外蒙交涉,亦不必先提备忘录,如其投票区域超出现在之边界地区之外时,则我可在当地发表声明并向苏联、外蒙对边界问题提出保留备忘录,但亦可携带我国标准外蒙疆界图,以备随时参考。(2)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为代表亦可。(3)承认外蒙独立之时间必须待外蒙代表团到渝仃约等交涉完妥后再行承认,不可太早。

  国民政府还对赴外蒙古观察的代表团作出了一些规定:(1)只能称呼外蒙古而不用蒙古人民共和国;(2)代表团发言时应用中文;(3)正式演讲稿和答复访问时谈话原则必须由外交部和蒙藏委员会事先拟定;(4)鉴于苏联和外蒙古所印之地图同中国所印外蒙古地图划界有所不同,因此,关于《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现在之边界之界定会生歧异,因此,应由代表团同内政部、外交部和蒙藏委员会参照外蒙古的各种地图,内定我方所认为现在之边界,并在代表团启程前呈蒋介石核定;(5)如发现投票区域超出我方所认为现在之边界时,代表团应立即将事前拟定之备忘录分别致送苏联及外蒙古,对边界问题提出保留,但汁其公民投票之进行不事干预。

  赴外蒙代表团由内政部常务次长雷法章担任正式代表,随行人员有蒙藏委员会委员兼蒙事处长楚明善、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谋马瑞图、航空委员会政治部主任简朴、国际问题专家刘取万、外交部科长贺之俊、内政部技正傅角今地理学专家、内政部秘书许正直、周文蔚、内政部事务员林廷谦、楚春魁、中央社刘剑、翻译萧绍何、医官卢思浚、总务兼会计陈鼎诚,共计15人。代表团于1945年10月9日由重庆飞抵北平等候。17日,由长春的苏军司令部派来一架飞机,但只能乘坐12人,为此代表团只好将内政部秘书周文蔚、内政部事务员林廷谦、楚春魁等3人留在北平,其余12人于18日上午8时乘飞机飞抵库伦今乌兰巴托。

  雷法章一行在外蒙古观察公民投票经过

  代表团于10月18日下午1时抵达库伦,外蒙外交部副部长那木苏来、内务部长沙格多尔札布和库伦市政厅长巴葛等十余人前往机场迎接。代表团下榻在距离库伦15公里的诺河图招待所。当日下午3时,那木苏来在代表团住所设宴招待,当晚时,代表团观看了反映外蒙近来建设成就的电影。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9日上午10时,雷法章、楚明善、贺之俊、萧绍何等拜会外蒙外交部副部长那木苏来,提出了拜会外蒙总理和苏联驻库伦公使的请求。当天下午1时,雷法章一行前往拜会苏联驻外蒙公使伊万诺夫。下午4时,雷法章等同外蒙总理乔巴拉桑举行会谈,雷法章问乔巴拉桑投票结果何日揭晓,乔巴拉桑告知政府规定的公民总投票时间为20日早晨6时至当夜12时,投票数字可在20日分别报告中央政府,预计25日可将投票结果详细统计出来。雷法章表示希望分别观察库伦市区和乡区投票情形,参观库伦市区的生产及文化机关,请外蒙政府予以便利,乔巴拉桑表示任何地方均可参观。雷法章表示,国民政府希望外蒙派出代表团前往重庆说明投票结果并希望该代表与他一道前拄,乔巴拉桑表示,如果时间来得及,可与该代表同行。当晚9时,代表团出席了在外蒙中央戏院举办的音乐会。

  10月20日是外蒙独立投票日,代表团人员分成两组观察公民投票情形,其中雷法章、楚明善、马瑞图、简朴、许正直、刘剑6等人观察库伦市区。主持库伦市区公民投票事务的是外蒙收农部长兼独立中央委员会副主席苏伦札布。苏伦札布向代表团介绍说,根据1944年度统计,库伦人口约为10万余人,按规定凡年在18岁以上者,不分男女,均可以参加公民投票,目前除从军及离开市区外出营商之人民外,库伦市区的合格公民约有2万余人。外蒙当局在库伦市区共设立了34个投票处。而傅角今、刘驭万、贺之俊、萧绍何、卢思浚、陈鼎诚等6人赴距库伦西南公里的龙桑姆,该镇有投票资格的公民320人。

  此次外蒙独立采取的是记名签字的投票方式。所谓公决票实际上是一张投票薄,每张投票薄上用蒙文书写蒙古人民为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而证实个人之愿望,落款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又省市又县区乡二十户,每张投票簿分有第号、姓名、赞同、否、备考等5个栏目,凡赞同独立者即在其本人碱烤名栏之一行内签名于赞同栏,反对独立者则签名于否栏中。雷法章等参观了第3、第8两区投票所。其中第3区投票所有3个二十户,投票人数共计1130人;第8区投票所有5个二十户,投票人数共计672人。每个投票人进入投票所时即由工作人员导坐桌前,查对姓名栏后签字。据雷法章观察,投票人一律签名于赞成栏内,无一人在反对栏中签名。雷法章又巡视了库伦市内各个投票所,见各投票所内外投票人尚属众多,投票情形尚属踊跃。

  10月21日下午,雷法章一行参观了外蒙博物馆,当晚观看了外蒙中央戏院的歌舞表演。22日上午,代表团参观了外蒙高等政治干部学校和库伦市乔巴拉桑实验学校。

  22日傍晚,雷法章偕楚明善、贺之俊等前往拜会外蒙人民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兼办理公民投票的独立中央委员会主席布麻陈得。布麻陈得告诉雷法章,按外蒙政府规定,外蒙人民可参加公民投票的男女民众共有494047人,现已投票者为483291人,尚有10783人因种种原因未投票,但已投票者均一致赞同独立。

  23日下午4时,乔巴拉桑在外交部举行宴会,款待国民政府代表团一行。外蒙政府各部部长、副部长以及军政文化机关首长100余人出席作陪,苏联公使伊万诺夫等苏方官员亦应邀出席。乔巴拉桑在讲话中首先对苏联政府20年来协助外蒙古建国表示感谢,并举杯恭祝苏联国运昌隆,然后时中国政府派代表参观公民投票表示感谢,举杯恭祝中国国运昌隆,人民幸福。雷法章在答谢词中对代表团在外蒙参观期间受到的热烈招待至感荣幸,对外蒙20年来努力建设,进步颇大尤感欣慰,并祝苏联国运昌隆,祝外蒙人民幸福,祝乔巴拉桑身体健康。宴会期间,外蒙中央戏院演员演唱了祝杭战胜利、打回老家去等中苏蒙歌曲。招待会结束后,雷法章又同乔巴拉桑举行晤谈。当雷法章询问外蒙政府何时派代表赴重庆说明公民投票结果时,乔巴拉桑表示将于11月初派代表一人及随员七八人前往。

  国民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

  10月24日上午8时,苏军再派飞机将代表团送回北平。雷法章后来在报告书中指出外蒙政府当局与苏联之合作至为密切,每常表示其对于苏,联亲切之意念,而于我国则目为邻邦。苏联对于外蒙之发展实甚重视,其派驻外蒙人员除公使及商务代表外,还有空军中将1人和陆军少将2人。此外,外蒙古的军政机关中也有许多苏联人在内主持工作,甚至代表团住的招待所负责人就是一名苏军上校,各投票所中亦有苏联籍工作人员。外蒙古的文化教育、出版等事业多为苏联所控制。其高等学府乔巴拉桑大学的教职员中就有30余名苏联人,占教职员总数的大多数。外蒙古的物资供应也依靠苏联,衣食原料多仰赖于苏联,其整个经济命脉无形中已操诸苏联之手。不过,雷法章承认库伦日前之各种情形实较20年前为进步,其各种建设已逐渐开展,人民思想习惯、生活水准以及文化程度,确渐提高。因此公民投票的结果亦是大势所趋。

  1945年12月13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6次常务会议就外蒙古独立一案通过决议:(1)1946年1月15日以前完成承认手续。(2)1946年1月15日左右承认外蒙独立,并希望现在内蒙境内的外蒙军队于承认前完全撤回外蒙境内。国防委员会第179次常务会议通过并于19日通知国民政府照办。

  国民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公告于1946年1月5日由中央社发表:

  外蒙古人民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二十日举行公民投票,中央曾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前往观察。近据外蒙古主持投票事务人员之报告,公民投票结果已证实外蒙古人民赞成独立。兹照国防委员会之审议决定,承认外蒙古之独立。除由行政院转伤内政部将此项决议正式通知外蒙古政府外,特此公告。

  这样,外蒙古的独立遂正式完成了国际法上所需的手续。

  抗日战争胜利前,美国军方预计,如果美军投入一收复中国战场和攻占日本本土的作战,伤亡人数将会超过万。为了避免美国人的栖牲,美国一方面决定采取空中轰炸的方式,同时希望苏联能够迅速出兵,击败日本陆军的主力-关东军。于是,1945年2月,美、英、苏三国首脑在苏联克里米亚半岛的稚尔塔举行会议,月日由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联名签署了《雅尔塔协定》。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美苏牺牲中国利益

  这份协定是瞒着中国政府私下订立的,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遭到了破坏。在美国政府的坚持下,蒋介石和国民政府终同意雅尔塔协定中有关外蒙古、旅顺、大连和中东铁路的安排。1945年6月30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和外交部长王世杰一行由德黑兰飞抵莫斯科,就订立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其相关事宜同斯大林、莫洛托夫等举行会谈。经过艰难的谈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终于8月14日在莫斯科签仃,24日由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和国防会议批准通过。

  该条约有关外蒙古内容如下:

  中国政府声明,日本战效后,外蒙如依公民投票,证实其独立愿望,中国当承认外蒙之独立。苏联声明,苏方将尊重外蒙之政治独立与领土完整。

  莫洛托夫在写给王世杰的照会中指出,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关于中蒙边界,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

  外蒙古政府就独立公民投票所作的准备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订立后,蒋介石曾于同年9月约见苏联驻华大使彼得洛夫,指出蒙古政府应在短期内举行公民投票,并由中国政府派代表观察。9月19日,苏联外交部向中国驻苏联大使傅秉常转交了外蒙古政府总理兼外交部长乔巴拉桑就独立举行公民投票致苏联的信函副本。

  乔巴拉桑在这封信函中请苏联政府将下列几点通知中国政府

  1、蒙古人民多年来为本身的独立奋斗,1921年就根据民主基础组成独立国家蒙古人民为保卫其革命成就,对日本帝国主义一再予以武力抵抗。在这种情况下,向蒙古人民询问其愿意独立否,系属多余。

  2、惟顾及1945年8月14日蒙古政府致苏联政府照会中所表示之愿望,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同意举行公民投票,律重向全世界表示蒙古人民独立之意志与愿望。公民投票将于1945年10月10日至20日间举行。

  3、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同意中国政府派代表参观公民投票,但不得千涉公民投票实施程序。惟此项手续太繁,无法派出政府代表团于1945年10月10日赴重庆向中国政府说明公民投票之结果。

  4、如中国政府愿直接自蒙古人民共和国代表得知公民投票结果,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当于本年11月初派代表赴重庆说明投票之结果。

  10月10日,蒙古人民共和国人民委员会主席团就关于进行人民投票公决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问题作出9项决定国民投票公决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问题10月20日在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土内各地同时举行凡有选举权的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公民皆可参加投票所有地方行政机关根据中央委员会的委托监视投票,应在完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在投票中任何强迫蒙古人民共和国介民的事实,都认为是破坏蒙古人民共和国宪法,而应依法受严厉的处治等等。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国民政府派代表赴外蒙古观察公民投票

  1945年10月9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11次会议和国防委员会常务会议第172次会议联席会议通过了派遣代表团观察外蒙公民投票,并决定:(1)外蒙边界问题不必在外蒙交涉,亦不必先提备忘录,如其投票区域超出现在之边界地区之外时,则我可在当地发表声明并向苏联、外蒙对边界问题提出保留备忘录,但亦可携带我国标准外蒙疆界图,以备随时参考。(2)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为代表亦可。(3)承认外蒙独立之时间必须待外蒙代表团到渝仃约等交涉完妥后再行承认,不可太早。

  国民政府还对赴外蒙古观察的代表团作出了一些规定:(1)只能称呼外蒙古而不用蒙古人民共和国;(2)代表团发言时应用中文;(3)正式演讲稿和答复访问时谈话原则必须由外交部和蒙藏委员会事先拟定;(4)鉴于苏联和外蒙古所印之地图同中国所印外蒙古地图划界有所不同,因此,关于《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现在之边界之界定会生歧异,因此,应由代表团同内政部、外交部和蒙藏委员会参照外蒙古的各种地图,内定我方所认为现在之边界,并在代表团启程前呈蒋介石核定;(5)如发现投票区域超出我方所认为现在之边界时,代表团应立即将事前拟定之备忘录分别致送苏联及外蒙古,对边界问题提出保留,但汁其公民投票之进行不事干预。

  赴外蒙代表团由内政部常务次长雷法章担任正式代表,随行人员有蒙藏委员会委员兼蒙事处长楚明善、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谋马瑞图、航空委员会政治部主任简朴、国际问题专家刘取万、外交部科长贺之俊、内政部技正傅角今地理学专家、内政部秘书许正直、周文蔚、内政部事务员林廷谦、楚春魁、中央社刘剑、翻译萧绍何、医官卢思浚、总务兼会计陈鼎诚,共计15人。代表团于1945年10月9日由重庆飞抵北平等候。17日,由长春的苏军司令部派来一架飞机,但只能乘坐12人,为此代表团只好将内政部秘书周文蔚、内政部事务员林廷谦、楚春魁等3人留在北平,其余12人于18日上午8时乘飞机飞抵库伦今乌兰巴托。

  雷法章一行在外蒙古观察公民投票经过

  代表团于10月18日下午1时抵达库伦,外蒙外交部副部长那木苏来、内务部长沙格多尔札布和库伦市政厅长巴葛等十余人前往机场迎接。代表团下榻在距离库伦15公里的诺河图招待所。当日下午3时,那木苏来在代表团住所设宴招待,当晚时,代表团观看了反映外蒙近来建设成就的电影。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9日上午10时,雷法章、楚明善、贺之俊、萧绍何等拜会外蒙外交部副部长那木苏来,提出了拜会外蒙总理和苏联驻库伦公使的请求。当天下午1时,雷法章一行前往拜会苏联驻外蒙公使伊万诺夫。下午4时,雷法章等同外蒙总理乔巴拉桑举行会谈,雷法章问乔巴拉桑投票结果何日揭晓,乔巴拉桑告知政府规定的公民总投票时间为20日早晨6时至当夜12时,投票数字可在20日分别报告中央政府,预计25日可将投票结果详细统计出来。雷法章表示希望分别观察库伦市区和乡区投票情形,参观库伦市区的生产及文化机关,请外蒙政府予以便利,乔巴拉桑表示任何地方均可参观。雷法章表示,国民政府希望外蒙派出代表团前往重庆说明投票结果并希望该代表与他一道前拄,乔巴拉桑表示,如果时间来得及,可与该代表同行。当晚9时,代表团出席了在外蒙中央戏院举办的音乐会。

  10月20日是外蒙独立投票日,代表团人员分成两组观察公民投票情形,其中雷法章、楚明善、马瑞图、简朴、许正直、刘剑6等人观察库伦市区。主持库伦市区公民投票事务的是外蒙收农部长兼独立中央委员会副主席苏伦札布。苏伦札布向代表团介绍说,根据1944年度统计,库伦人口约为10万余人,按规定凡年在18岁以上者,不分男女,均可以参加公民投票,目前除从军及离开市区外出营商之人民外,库伦市区的合格公民约有2万余人。外蒙当局在库伦市区共设立了34个投票处。而傅角今、刘驭万、贺之俊、萧绍何、卢思浚、陈鼎诚等6人赴距库伦西南公里的龙桑姆,该镇有投票资格的公民320人。

  此次外蒙独立采取的是记名签字的投票方式。所谓公决票实际上是一张投票薄,每张投票薄上用蒙文书写蒙古人民为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而证实个人之愿望,落款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又省市又县区乡二十户,每张投票簿分有第号、姓名、赞同、否、备考等5个栏目,凡赞同独立者即在其本人碱烤名栏之一行内签名于赞同栏,反对独立者则签名于否栏中。雷法章等参观了第3、第8两区投票所。其中第3区投票所有3个二十户,投票人数共计1130人;第8区投票所有5个二十户,投票人数共计672人。每个投票人进入投票所时即由工作人员导坐桌前,查对姓名栏后签字。据雷法章观察,投票人一律签名于赞成栏内,无一人在反对栏中签名。雷法章又巡视了库伦市内各个投票所,见各投票所内外投票人尚属众多,投票情形尚属踊跃。

  10月21日下午,雷法章一行参观了外蒙博物馆,当晚观看了外蒙中央戏院的歌舞表演。22日上午,代表团参观了外蒙高等政治干部学校和库伦市乔巴拉桑实验学校。

  22日傍晚,雷法章偕楚明善、贺之俊等前往拜会外蒙人民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兼办理公民投票的独立中央委员会主席布麻陈得。布麻陈得告诉雷法章,按外蒙政府规定,外蒙人民可参加公民投票的男女民众共有494047人,现已投票者为483291人,尚有10783人因种种原因未投票,但已投票者均一致赞同独立。

  23日下午4时,乔巴拉桑在外交部举行宴会,款待国民政府代表团一行。外蒙政府各部部长、副部长以及军政文化机关首长100余人出席作陪,苏联公使伊万诺夫等苏方官员亦应邀出席。乔巴拉桑在讲话中首先对苏联政府20年来协助外蒙古建国表示感谢,并举杯恭祝苏联国运昌隆,然后时中国政府派代表参观公民投票表示感谢,举杯恭祝中国国运昌隆,人民幸福。雷法章在答谢词中对代表团在外蒙参观期间受到的热烈招待至感荣幸,对外蒙20年来努力建设,进步颇大尤感欣慰,并祝苏联国运昌隆,祝外蒙人民幸福,祝乔巴拉桑身体健康。宴会期间,外蒙中央戏院演员演唱了祝杭战胜利、打回老家去等中苏蒙歌曲。招待会结束后,雷法章又同乔巴拉桑举行晤谈。当雷法章询问外蒙政府何时派代表赴重庆说明公民投票结果时,乔巴拉桑表示将于11月初派代表一人及随员七八人前往。

  国民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

  10月24日上午8时,苏军再派飞机将代表团送回北平。雷法章后来在报告书中指出外蒙政府当局与苏联之合作至为密切,每常表示其对于苏,联亲切之意念,而于我国则目为邻邦。苏联对于外蒙之发展实甚重视,其派驻外蒙人员除公使及商务代表外,还有空军中将1人和陆军少将2人。此外,外蒙古的军政机关中也有许多苏联人在内主持工作,甚至代表团住的招待所负责人就是一名苏军上校,各投票所中亦有苏联籍工作人员。外蒙古的文化教育、出版等事业多为苏联所控制。其高等学府乔巴拉桑大学的教职员中就有30余名苏联人,占教职员总数的大多数。外蒙古的物资供应也依靠苏联,衣食原料多仰赖于苏联,其整个经济命脉无形中已操诸苏联之手。不过,雷法章承认库伦日前之各种情形实较20年前为进步,其各种建设已逐渐开展,人民思想习惯、生活水准以及文化程度,确渐提高。因此公民投票的结果亦是大势所趋。

  1945年12月13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6次常务会议就外蒙古独立一案通过决议:(1)1946年1月15日以前完成承认手续。(2)1946年1月15日左右承认外蒙独立,并希望现在内蒙境内的外蒙军队于承认前完全撤回外蒙境内。国防委员会第179次常务会议通过并于19日通知国民政府照办。

  国民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公告于1946年1月5日由中央社发表:

  外蒙古人民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二十日举行公民投票,中央曾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前往观察。近据外蒙古主持投票事务人员之报告,公民投票结果已证实外蒙古人民赞成独立。兹照国防委员会之审议决定,承认外蒙古之独立。除由行政院转伤内政部将此项决议正式通知外蒙古政府外,特此公告。

  这样,外蒙古的独立遂正式完成了国际法上所需的手续。

曲阜“三孔”对中外游客首推半价票 为期一个月
曼妙风姿非你不可 玛可曼可2016新品上市
明十三陵定陵地宫3000文物重回地下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